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玛雅摄影
三主将缺阵这胜利这么来的 今年安排三农支出9884.5亿元
稿源: 玛雅摄影   09-24 作者:玛雅摄影
正当我懊恼着自己格格不入的时候,一位牙床都快掉光的老奶奶拄着拐杖,战战巍巍地摸到我的身旁。我一直都很害怕跟对自己格外上心的陌生人接触或是做过多的交谈,即便是这样的老人。我小心翼翼地挪开自己的脚,不动声色地望着前面的车水马龙。心里却止不住地偷瞄着满是白发的她,她慢慢地倚靠着拐杖坐下,眼神空洞的没有焦距。恰巧她也仰着皱纹横面的脸,我在老人浑浊的眼神中竟然清晰地看到了自己年轻的面庞。我只能尴尬地笑了,心里狠狠地埋怨自己太不近人情。我蔓延在嘴角的笑,竟会让老人那样的开心起来!老人开始找话题,似乎像是村头樟树下祖孙二人偎依一起讲故事般自然。她说的一字一句都是那么的吃力,我很多次都担心得想打断她,让她休息一会儿,就算违心地装着知道“你说什么我都懂”也罢了。玛雅摄影大学的第一年,我理解了以前始终无法理解的勇哥的话。而那年以为这辈子最刻骨铭心的八字:自信,执着,坚韧,理智,没到一年早已抛之脑后。之前那个关于“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的理想渐渐模糊。那句“不倾城不倾国,只倾尽所有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明媚女子的豪言在花开花落中也日渐苍白。我不知道是自己因为不够争气而没有能力去继续还是因为自己太过于富于自知之明而让自己败在没勇气争取。我没有遵循涉途前所描绘的路径行进,一路走来看起来似乎很畅稳,但只有踏在路面上的脚板才知道这路不是自己要走的,看上去顺畅自如的路面比尖锐的石子还要碍脚。

玛雅摄影

编辑: 应波纠错:230324154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