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哥色
陕京四线输气管道工程开工将利于华北大气治污
稿源: 大哥色   11-25 作者:大哥色
云层破,轻锁波澜,写万卷春意,香墨浓染,梦绕千层云无端,轻敲地壳找支点。白云生情,摇曳晴空,彩云轻轻缀蓝天。轻合琴箫,抛开恩和怨,沧海无际归人寰,竹有风骨,高风亮节不一般。月有圆缺千年叹,摇羽扇,传递家书情相牵。旧愁去,莫把新愁添,光阴一去不复返,轮回攀岩敢承担,轻柔烟波又吹散,碧云情醉几时有,风和日丽艳阳天。宁静致远,红尘历千百回转。年少智狂心觉浅,凤羽已满到中年,生命可贵少遗憾,心底无私天地宽。小事莫上心,烦事丢得远,大事有头绪,遇难迎挑战,伤不起来就看淡,感悟觉醒再登攀。知世故,不世故,缘聚仙景再缠绵。大哥色一九七五年调到城关公社当材料员,不久又调到城关中学(就是现在的第二中学)先后担任音乐、体育、语文教师。就在那年夏天大哥得了急性阑尾炎,开始时,只是感到肚疼,大哥没有当回事,继续坚持上课,没想到两天后,疼痛加剧,大哥才去了县医院,但县医院的医生也没当回事,因为大哥表现得相当镇静,说话时还笑,就按一般的肚子疼治疗,结果第二天大哥疼得满头大汗,甚至几次晕过去,这时县医院来了一名老医生,他只在大哥的肚子下部摸了一把,就断定大哥得的是急性阑尾炎,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刚巧,那几天我被抽调上来参加中考判卷,于是我就代表家长签了字。结果拉开肚子一看,阑尾早已没有了,全部溃烂了,只留下一堆浓。从手术室出来,看到大哥的肚子没有全部缝上,而是留了一个小孔,小孔里还插着一根塑料管,偶尔还能看见从塑料管的里咕嘟咕嘟地往外冒浓血。过了半个月,病情渐渐好转,大哥的一位同学正好在医院当护士,他揭开被子,三个手指捏住大哥肚子上的塑料管左右晃了晃,说:“咬咬牙,我要给你拔了。”大哥说:“没事,拔吧。”没想到护士一拔,就见大哥眉头一皱,塑料管是拔是拔出来了,但大哥却脸色雪白,疼得晕过去了。那位护士拍了拍大哥的脸说:“没事,一会就过来了。这家伙够坚强的。”

大哥色

编辑: 应波纠错:230324154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