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菜鸟中国智能骨干网、顺丰江苏总部、苏宁航空物流园、南京华瑞海航综合物流园……就像在编织一张张“网”,近期纷至沓来的现代物流项目在禄口机场外围加速落地,空港枢纽经济区的“圈层”日渐丰盈。走马这些繁忙的物流基地,记者发现在互联网大潮的推动下,物流业早已告别人们印象中的“傻大笨粗”,从“仓库+卡车”传统模式向供应链管理、金融等方向延伸。 

  背景:全货机航线已达39条,货运规模连续三年快速增长 

  每周二早上,一架载重14吨的波音737-300型全货机从深圳飞抵禄口机场。这架标有“南京—深圳”的顺丰全货机去年6月开通,每周五班,让顺丰往返华东及华南两地间的快件流转缩短了半天。 

  顺丰是南京迎接的第一家专机落地民营快递企业。顺丰速运南京区公共事业部负责人李世里介绍:“未来,我们期待以南京为新起点不断完善公司物流体系,争取国际航线的开通,成为国际经贸交流与合作的商业伙伴。” 

  数据显示,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目前有251条航线,其中客运航线212条,全货机航线39条。飞机的起起降降,让南京与世界更近了。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钱凯法说,当前,民航业的发展已进入与经济社会发展高度契合的新阶段。大型枢纽机场已突破单一运输功能,依托机场形成的临空经济区,成为吸引高科技产业、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新动能。南京机场二期投运后,基础设施条件明显改善,客货运输规模连续三年快速增长,机场周边临空经济区的发展充满生机活力。 

  变化:“仓库”有了“大脑”,长出金融、供应链管理等“新基因” 

  江宁开发区空港招商局丁瑞波从事临空招商多年。在他眼中,这些年空港物流业在发生巨大变化。 

  最初,物流是由工业物流企业建设仓库载体,租赁给工业企业仓储。而现在大不一样了,现代物流业“捆绑”上了工业链管理、开票中心、采购中心等新业务,推动物流、人流、资金流的“交汇”与“发酵”,具备了“总部经济”的一些特征。在电商平台,这头顾客下单,现代物流企业接到讯息后,立刻发挥“大脑”的作用,指挥供应商、制造商、仓库、配送中心、渠道商、结算中心等各个环节作出反应。 

  以空港枢纽经济区在建的中国邮政速递南京总部为例,该项目不仅分发配送快递,还从事合同物流、代收货款、金融供应链物流增值业务。 

  五星控股集团今年即将投运的现代物流项目,索性直接起名叫“南京童联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除了做跨境电商、物流中心外,打造供应链投资管理总部是项目的“核心”所在。也因为“技术含量”不同,项目产出惊人,预计年销售额9亿元。 

  “如今在南方一些发达城市,在招商工作中甚至出现了一种新现象,希望企业来建现代物流园,就是看中现代物流业的产业拉动力。近期落户的菜鸟、苏宁、顺丰等项目都带有金融、供应链、开票等新型物流企业的元素。”丁瑞波说,“顺应趋势,江宁开发区的思路是,进一步强化省级服务业空港枢纽经区的品牌优势,加快现有物流产业向航空指向性物流转变,不断提升物流产业园的现代物流和信息化水平。” 

  影响:双轮驱动,推动制造业集聚与延伸 

  快捷的物流除了给老百姓上网“买买买”提供便利,更为地方发展制造业提供支撑。 

  去年,南京市政府和富士康科技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富士康在宁投资375.6亿元,布局四个大项目,其中投资21亿元的手机与面板后端模组生产制造基地项目就落户在江宁开发区。这样布局,和机场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手机、平板、医疗器械等货品,价值高、体积小,对物流有时效性要求,非常适合飞机运输。而这些产业也是我们开发区的强项,制造业和现代物流业产生了双轮驱动。”丁瑞波说。 

  离禄口机场20分钟车程,吉宝通讯南京有限公司正在给某国际品牌代工平板电脑、手机等产品,全球30%以上小尺寸平板电脑由该公司生产。眼下该公司又开拓了附加值更高的新业务——“境外维修”,海外客人的电脑、手机坏了也坐飞机到这里来维修。禄口机场四通八达的飞机航线,拉近了这家工厂与世界的距离,让维修也不再分国界。 

  在吉宝通讯“隔壁”,爱立信全球综合物流服务中心今年即将投运。通讯产品升级换代频繁,客户对交付速度要求极高,如何提升配送效率成为摆在南京爱立信熊猫通信有限公司面前的课题。今年,爱立信将周边城市的物流任务统一调剂到南京,所有产品都从南京“直飞”全球,今年爱立信在南京的出口额有望从2亿多美元增加到8亿美元。 

  本报通讯员 吴珊珊  本报记者 张希